龍龍兒的腦內。

關於部落格
腦內。
  • 66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短篇】同居生活/青火/R18。


『能打敗我的,只有我自己。』打破了這句宣言,賽後,青峰對於將他打敗的男人感到深刻,腦中浮現的,都是在和自己對決時,實力能夠和他相同的火神,日子漸漸過去,無法停止的去想他,直到後來才發現,這個讓他想到連小麻衣都沒位子放的火神,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腦海當中,原來,是喜歡上他了嗎?
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
「蛤──不練習也沒差吧?」對方話還沒說完,青峰就將電話給掛掉,站在誠凜的校門口,等待著那個男人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眼前。火紅色的身影從自己眼前飄過,對方似乎是被懷中捧著的沙拉麵包山丘給擋住視線,連看都沒看自己一眼,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的存在。

「欸,我存在感沒像哲那麼低吧?」有點不爽的抓住對方的肩膀,力道有些用力,像是在幫主人告訴對方自己的不滿。「你‧‧‧是桐皇的‧‧‧青峰大輝?」火神瞇著眼,望著手的主人。 「欸,我說,我們在一起吧。」終於等到對方,青峰直接將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。 「蛤───!?」火神吃驚的望著剛剛向他告白的男人,沙拉麵包散落一地,嘴巴張得大大的。

兩個人的同居生活,就這樣開始了。

「我回來了。」火神將球鞋脫下,整齊的擺放在玄關,看著早已躺在沙發上熟睡的男子,無奈的搖搖頭。 「就說不用等我了,聽不懂啊‧‧‧。」將自己的外套脫下,蓋在對方身上後,轉身前往浴室準備洗澡,誰曉得,沙發上的男人只不過是在裝睡罷了。

將水龍頭打開,溫熱的水從蓮蓬頭噴出,浸濕了男人火紅的頭髮,水珠順著臉慢慢滑落下來,經過了結實的胸膛、腹肌,最後到達了排水口,將洗髮乳擠在手掌上,開始搓揉著頭髮,大量的泡沫產生,像是支撐不住引力般的慢慢向下滑,滑到了火神的臉龐,令他不得不將雙眼給閉上。

「你的身材真是不錯。」一雙手環抱著火神的腰部,青峰連衣服都沒脫就走進浴室和火神來個親密接觸。 「笨蛋─!你不是在睡覺嗎─?」火神被身後的男子嚇了一跳,慌忙的將對方的手給扳開,不料,青峰卻是越抱越緊,像是不想讓懷中的人逃走似的。

「嘛──你幫我蓋上充滿你的味道的外套後,我就醒了。」語氣中充滿曖昧的味道,仔細看,青峰身上正披著印有誠凜兩個字樣的運動外套。 「說什麼鬼話啊你!」因泡沫刺激著自己的眼睛,使雙眼無法完全張開,只能瞇著眼睛。 青峰看著懷中的男人睜不開眼的樣子,忍不住想捉弄他一番,手指順著腹肌的輪廓撫摸著,雙手慢慢的向上移動,停留在火神的胸前。「吶,火神也算是個大咪咪吧。」壞笑著。

「大你個頭啦!」好不容易泡沫被蓮蓬頭噴出的水給沖洗掉,火神猛的回頭,像是算好時間一樣,青峰將臉靠了上去,兩人的嘴唇就這樣貼上了。 「唔─!」火神立刻將頭轉回正面,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粉紅色,難為情的繼續扳開對方的雙手。 青峰乖乖的將手放開,以為逃過一劫的火神轉過身來面對著比自己高了幾公分的男人。 「出去,我要洗澡!」火神憤怒的從口中爆出了這六個字,但是對方卻連動都沒動。 「欸,老婆,我肚子餓了。」青峰不顧對方的感受,隨口叫出了老婆兩個字。

「你要吃東西可不可以等我洗完澡啊?還有,誰是你老婆啊?」火神不滿的回答著。 「美食就在我眼前,我還等什麼?」青峰向前抓住了火神的雙手,單手抵在牆上,二話不說的將自己的嘴唇貼近對方,一隻大腿頂在火神的雙腿間磨蹭著,一手也沒閒著的撫摸著火神結實的身體。 「唔─!嗯─!」被堵住的嘴無法說出任何字句,只能發出聲音抗議著,在青峰的眼中看來,這根本就是在挑逗他心中的慾望,越是掙扎,就越想欺負他。 舌頭從自己口中深入對方的,青峰猛烈的舌吻,令火神喘不過氣來,臉早已經漲紅,渴望著氧氣。 青峰將嘴和舌抽開,銀白色的絲線慢慢的從火神的口中流出,好不容易獲救了的嘴唇,正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,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,沒想到青峰接下來的動作卻比剛才更過火。

「混、混仗!你在做什麼啊!」雙手獲得自由的火神抵著跪在自己身下男人的頭。「看不出來嗎?讓你舒服啊。」話說完,惡意的舔了下火神的慾望,然後將它含進嘴裡。 「阿──哈──!」發出呻吟,火神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吃驚,將自己的嘴巴給摀住。像是不滿對方動作似的,青峰聽到更多、更多火神因為自己而感到舒服的那種呻吟,於是認真了起來。 「不、不要,快點住手啊,嗯──哼。」受不了青峰的逗弄,火神終於將慾望中的精液釋放了出來。 「啊─啊─火神的牛奶挺好喝的阿。」舔了舔嘴角上殘留著的白色液體,嘲弄般的向對方說著。 「混帳,你發什麼神經啊‧‧‧」感到難為情,火神臉上的紅,似乎又加深了些。 不理會對方,自顧自的擠了一大坨的沐浴乳在手掌上,不懷好意的望著火神。

「你,要做什麼?」還未從快感中平復下來,火神喘著氣質問著對方。 「蛤?幫你洗澡啊。」輕鬆的將話從口中說出,但是那充滿沐浴乳的手,卻在火神的臀瓣游移著,伸出手指,深入對方的體內。「唔‧‧‧!」火神摀著嘴,不想發出可恥的聲音,但在對方手指的搔刮下,那忍不住而發出的呻吟,青峰可是聽得一清二楚。 感覺到對方似乎比先前放鬆了點,青峰將身上的阻礙全都脫下,露出他那立挺的慾望,迫不及待的進到了火神的體內,和手指大小不同的異物進入,火神感到有些疼痛,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「吶,皺眉頭就贏不過小麻衣囉。」惡意的說著,卻溫柔的在眉心親吻了一下。 「誰──唔──哈──啊──」話還沒說完,就被青峰腰部的擺動給阻止了,劇烈的疼痛感產生,火神的臉更顯得痛苦。 「笨蛋,不是說你這樣子不好看嗎?」溫柔的望著,身下卻是粗魯的對待,不顧對方的感受,只想從對方的身上獲取更多更多的快感,不停的抽插著對方的後庭。

面對著青峰,能夠清楚的看見自己的腿被抬高,後庭被對方的慾望猛抽插著,對於這樣的姿勢,火神覺得羞恥到了極點。 「吶,笑一個給我看嘛。」語畢,嘴唇又向前貼近對方,配合著身下的動作,青峰的吻,也越來越粗魯。 「嗯─哼─嗯─啊─」痛苦的呻吟著,嘴又再次被堵住,什麼話也說不出,只能任由對方擺佈。「我會讓你舒服的,你笑一個給我看嘛。」像是找到什麼似的,青峰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猛的一頂,令火神整個身體都酥麻了起來。「是這裡吧?讓你舒服了對吧?」看到火神的反應,青峰故意的將慾望反覆的頂入相同的部位。

「舒服‧‧‧個頭啦混仗‧‧‧」不願承認剛才確實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還想要更多。 「是──嗎──?」原本有規律的擺動,速度突然加快,身下的男人受不了而配合著自己擺動著,這點看來,青峰覺得非常的誘人,忍不住將火神吻得更深入些,抽插擺動的動作持續著,不停的摩擦著令自己感到舒服的地方,火神忍不住的釋放了第二次。「啊─哈─不、不行了‧‧‧」白色的液體釋放了出來,射在青峰的腹肌上。 「你看看你,第二次了。」故意的將話說出口,想讓火神承認自己確實因為他感到舒服。

隨著慾望的發洩,火神的後庭也跟著收縮著,青峰的慾望就這樣被對方給緊緊含著,自己也快受不了了,速度緩緩放慢,只不過力道卻比剛才更重了。 「唔──嗯──啊──啊哈──」面對著青峰的陣陣抽插,釋放過後的火神腦袋早已一片空白,可恥不可恥什麼的,早就不管了,因快感而發出的呻吟,令青峰聽了心裡更是愉悅。 可能是呻吟的催化,伸縮的後庭和火神的聲音,令青峰也跟著釋放了出來。

「哈─哈─哈─。」發洩過後的青峰並未將自己的慾望立刻抽出,頭靠在火神的肩上喘息著,緊抓著火神大腿的手,慢慢的放了下來。「怎麼樣?不錯吧?」喘著氣問著對方,一心認為火神一定會給他滿足的答案。 「才、不呢‧‧‧。」別過頭,將對方推開,不想面對青峰。

「越看越是覺得你可愛‧‧‧和小麻衣有得比了‧‧‧。」抓住火神的頭,使他靠近自己,然後在對方的臉頰上,輕輕的親了一下。 『或許,以經贏過小麻衣在我心中的地位了吧。』青峰滿足的在心中想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