龍龍兒的腦內。

關於部落格
腦內。
  • 66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生賀】火神大我,生日快樂啊。(青火/R18。)


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亮了房內,暖暖的陽光,灑在男子的臉上,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,緩緩的睜開雙眼。「哼...難得我比你早起。」單手撐著頭,朝著躺在自己手臂上的男人笑了下,望著對方的睡顏,忍不住往對方的臉頰親了一下,撥開對方的劉海,親吻對方的額頭。

這樣子望著火神不知道多久了,熟睡的男人,終於有了動靜,先是蹭了蹭青峰的胸膛,然後伸展身體,發出呻吟。「你這傢伙,原來睡相這麼可愛啊。」看著終於睡醒的火神,滿足的笑了笑。 「唔...早上啦?」揉著眼睛,丟青峰一人在床上,火神一起床就朝著浴室走。

「啊─喂!」原以為對方會來個早安吻,沒想到自己望著火神望到出神了,得到的回報居然是這樣。「算了......今天是你生日,暫時放過你。」臉上揚起邪惡的笑容,好像為了今天的日子,有所計畫似的。

- - - - - - - - - - -

翹掉了最後一節課,獨自在從沒光顧過的食材店內張望著,像是發現了好東西,眼睛一亮,將東西抓起就走到櫃檯去結帳,臉上還不時的露出噁心的笑容,令店員看了都有些害怕,慌忙的幫青峰將物品裝袋後遞給他。

回到了火神家,發現對方似乎還沒回來,心中不免有些失望,嘆了口氣,將袋子放在桌上,整個人撲倒在沙發上,翹著二郎腿翻閱著小麻衣的寫真集,等著等著,有些不耐煩了。 時間一秒秒的過去,越等越是不耐煩,朝著時鐘望了過去「都快9點了...這傢伙搞什麼...」這時,門口剛好傳出了轉動門把的聲音,青峰激動的從沙發上跳起來,站在門口迎接著。

「去哪了?」不滿的質問著對方。 「吃飯。」 「丟下我一個自己去吃飯...?」 「隊友們說要替我慶生,沒理由拒絕啊。」聳聳肩。 邊說邊脫著球鞋,進到客廳,轉身就要往浴室走。 「我在等你欸!」對於對方的態度,青峰感到不滿。 「我沒有叫你等我啊。」反駁,不理會對方,直接走進浴室。

「火神大我,你真有種。」 一絲絲的熱氣緩緩飄起,水蒸氣使浴室內的視線變得霧濛濛的,身體不知不覺放鬆了起來,洗淨身體後泡進浴缸裡,整個人懶懶散散的,舒服的熱水,讓身體放鬆不少,頭靠著浴缸邊緣,仰頭望著從浴缸裡飄起的蒸氣,發出放鬆的歎息。

放學後的訓練結束,隊友們為了幫自己慶生,不管累不累,一群人前往速食餐廳吃晚餐,不知道什麼時候安排好的,眼看晚餐吃得差不多了,服務生端著蛋糕朝著火神走近,上面還插著17根蠟燭。回想著稍早之前的畫面,火神臉上揚起了好看的笑容。

「欸,火神。」 「噗─!」浴室內突然響起青峰低沉的聲音,火神嚇了一跳,整個人向下滑進了浴缸裡,差點沒在自家浴缸溺水。 「咳...咳咳咳...」趕緊將頭探出水面,狼狽的咳嗽著,朝著對方的方向望過去後,才發現青峰正用一臉玩味的表情望著自己。

「幹嘛啊!」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這傢伙為什麼每次都要這樣無聲無息得偷偷靠近。 「我才想問你幹嘛啊─」原本想在對方身上塗滿奶油然後......但是卻被對方給逃掉了,精心策劃的驚喜就這樣沒了,奶油白買了,當然要進來找火神理論啊!!!早上對自己這麼冷淡就算了,剛才又...「剛才又這樣對我......」沒腦的將話說出口。

「什麼?」聽不懂對方到底在說什麼,火神忍不住發出疑問,對於青峰沒腦的作為有些無奈。 「和別的男人開開心心的一起慶生,回到家你卻鳥都不鳥我,你這傢伙到底是怎樣啊!」見到對方一臉無奈,忍不住惱羞了起來。 「蛤?他們是隊友啊...」覺得莫名其妙,發什麼神經啊青峰大輝,手肘抵在浴缸上,撐頰,一臉委屈的望著對方。「你這個人真得很無聊欸。」沒必要和這種人繼續這個無聊的話題。

聽見火神的回答,唇線揚起弧度,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。 「哼。」冷笑一聲,青峰像個野生動物一樣,突然撲向浴缸裡的火神,突然的動作,濺起了水花。 「你有病啊!」對青峰的作為實在忍無可忍了,破口大罵,推著對方要他離開浴缸,但是悲劇衍生,青峰大輝真的生氣了,吼出這句話後,在自己之上的男人表情非常嚴肅。

「你要幹嘛,青峰?」 「要你好好的看著我。」平淡的口吻,臉上卻掛著詭異的笑容,牢牢的將火神的雙手牽制住,將制服褲上的皮帶抽起。 「笨、笨蛋,等一下啊!」 「聽話,不然我會綁得更緊。」壞笑。 在沒有穿衣服的情況下居然還被對方綁住,火神心中充滿不安,同樣也覺得非常羞恥。 就算在大的浴缸,兩個190公分上下的大男人擠在一起,看上去也顯得狹小。

望著身體幾乎緊貼著自己的青峰,還穿在身上的制服早已濕透,隱藏在制服之下的好身材,漸漸的嶄露在火神的眼前。 因熱水所產生的蒸氣裊裊升起,青峰望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火神,霧濛濛的水氣和火神漲紅的臉......不行了,這傢伙有夠性感。「你很適合被綁起來。」又沒腦的將話說出口。 「蛤?」大聲的發出聲音抗議,這白癡一定是被熱氣沖昏頭了,盡說些沒營養的話。「放開我啊,混仗!」反抗無能,只能用罵的,雖然知道沒什麼用。

「先從這裡開始吧...」俯下身,突然咬住火神胸前的花蕾。 「唔!」胸前傳來被咬住的疼痛感,急促的喘著氣,緊咬著下唇。 青峰的嘴唇緊貼在對方胸前的凸起,輕咬加上惡意的拉扯,疼痛和莫名的快感襲擊著火神,胸膛開始明顯的激烈起伏。 「唔...等...等一下啊...你快鬆口啊...好...好痛!」見到火神像是在對自己求饒才索性的鬆開口,不過青峰大輝這個男人可沒這麼好心,望了下火神,又繼續動作,因挑逗而立挺起來的花蕾,又再次被對方啃咬著,伸出舌頭惡意的舔拭著,緊緊含住對方的凸起,反覆的吸吮著。 「夠了...快住手...」聽見自己的聲音竟如此的嬌嫩,強烈的羞恥心襲擊著自己。

「呿、要我住手,但你已經硬了欸,大我。」青峰故意的在火神耳旁低語著,閒著的手開始移到對方的慾望胡亂的撫摸著,強勢霸道的愛撫,早已令對方受不了。 「你著個...笨蛋...」對於火神的抗議根本不放在眼裡,見到對方似乎越來越敏感,好像隨便摸一摸對方都會很興奮。 火神漲紅著臉,張口喘著氣,快感襲擊著全身,已經沒有多餘的力量可以支撐起自己的重量,癱軟。

眼看著火神似乎快要忍不住了,壞心的將手鬆開,沿著大腿慢慢撫摸至對方的臀瓣。 「啊...」差一點就能將快感釋放出來,火神發出聲音像是要求著對方要繼續,手被綁著,根本沒辦法自行解決,擺動著腰,希望對方能夠繼續下去。

「只有你自己在舒服,很不公平吶!」青峰伸手抱住火神的腰,將對方拉向自己,早已立挺的火熱,抵在對方的雙臀間。「不...不要...」意識到對方接下來的動作,火神發出微弱的聲音求饒著,但是青峰連聽都不聽,就拉下褲子,粗暴的插入火神的體內。 「啊哈...」身下的力道痛得讓自己皺起眉頭,但是深入之後,卻又是另一種快感,明明是被粗魯的對待,為什麼內心卻可望著對方能夠給自己更多的快感。 青峰抱著火神,粗魯的在對方的股間抽插著,舒服的感覺也讓自己忍不住發出低吟。

「不...不行了...」快感達到頂點,身下的慾望快發洩出來。 「這麼喜歡我的身體啊。」一點面子都不留的羞辱著火神,像是在報復一樣。 「少...少囉嗦...啊─嗯─」知道火神快射了,青峰又再次握住對方的慾望,姆指卻抵住洞口,不讓他就這樣解放。

「很想射吧?怎麼樣,你求我我就讓你射。」壞心的欺負著對方,真的很想看看火神向自己求饒的畫面。 「拜託你...讓我射出來吧...」實在是無法忍受,只好羞恥的將話說出口。 沒想到火神真的照著自己得話做,整個人興奮了起來,還想再要求對方做更多事情,因興奮感,身下的擺動也跟著越來越激烈。 「吶...這裡太小了,到床上去吧。」語畢,青峰將自己得慾望從火神的股間抽出,看著對方還意猶未竟的扭動著腰部,鼻血都快流出來了,將火神扛起,走向房間,直接把人丟上床。

邊將衣物褪去邊望著趴在床上、屁股翹得高高的火神。 「你就這麼想要我得這根嗎...?」上前靠近火神,一手不停的在對方的後穴搔刮著。 「啊哈...唔...嗯...」忍不住扭動著,雙手被綑綁在背後,整個人很無助。 「把嘴乖乖的張開吧...」抓起火神的頭髮使對方的頭仰起,不管對方還有沒有心理準備,就將自己的慾望頂入對方的口中。

「唔...嗯...嗯...唔...」被碩大的火熱堵住口,無法抵抗,只能乖乖的任由對方在自己的口中抽插著,唾液隨著從口中流出。 「大我...」將自己的慾望從對方的口中抽出,俯身舔拭著對方的唾液,而後讓對方背對自己,抬高對方的腰部,再次粗魯的插入。

已經習慣了青峰的慾望,疼痛感早已不在,換來的是陣陣的酥麻感,羞恥什麼的早就忘了,忘我的呻吟著。 聽見火神的嬌喘,將綁著對方雙手的皮帶給鬆開,然後抬起火神的一隻腿,想要進入的更深入些,重重的撞擊著火神的後庭,反覆的抽插著。

得到自由的雙手,緊抓著床上的枕頭,想抵抗的念頭早已不在,正享受著對方給的快感,嬌媚的喘息著。 「我真的...快要不行了...啊...哈...」邊喘邊說著,聽見火神所說的話,抓著對方的手鬆開,伸至對方的雙腿間,上下套弄著,沒幾下,乳白色的精液就射了出來。 「你的身體很喜歡我吧...」手上沾滿了火神所釋放出來的精液,舔了下手指上所殘留的,然後伸入對方的口中,不停的攪弄著,下身也持續擺動著。 「唔哼...嗯...」得到了釋放,整個人癱軟在床上,舌頭舔著伸進自己口中的手指。 見到火神無力的癱在床上,變將他轉身面向自己,讓他坐在自己身上,擺動著自己的腰部。 「唔...嗯...」攤在青峰身上,任由對方抽插著自己的後庭。 「啊─這樣子不好做啊。」發現姿勢似乎很難讓自己舒服,於是遍將火神放回床上,用力扳開對方的雙腿,又是重重的頂入,然後猛烈的抽插著。

「啊哈─」又是一陣快感,發洩過後的慾望又再次立挺了起來,興奮的摟著青峰的脖子,想受著舒適的快感。 「哈,就真的這麼喜歡嗎,你這傢伙真色啊...」再次羞辱著對方,但火神也沒什麼好反駁的,因為這是事實,他正想受著。 因為發洩過後,身體變得比之前還要更敏感,股間的敏感地帶被不停的撞擊著,下身一挺,又射了出來。

這次不羞辱了,因為自己也快不行了,專注的自己的動作,俯身親吻著火神,和下身的擺動一樣,這個吻霸道又粗魯。 擺動的速度加快,撞擊的力道也跟著變大,一聲低吟,精液全射在火神的體內,多餘的精液從股間順著大腿滑落。「哈─哈─」整個人癱在火神身上喘息著,還惡意的啃咬著對方的脖子,留下明顯的記號。

- - - - - - - - - - -

「生日快樂。」一場激情過後,青峰對著躺在自己手臂上男人說出了這四個字。 「呿。」不屑得發出聲音抗議,今天生日,卻被這樣對待。

聽見對方發出抗議的聲音,笑了下,然後吻上火神的嘴唇。 「謝謝。」感覺到這次的吻不一樣,很溫柔,等到對方的唇離開自己的之後,才小聲的將話說出口。

「蠢蛋,以後可要乖乖聽話啊。」粗魯的搓揉著對方的頭髮,然後將火神抱在自己的懷中,就這樣睡著了。 回想起對方為了自己的生日,比自己早起又獨自在家等待著,臉上不自覺的揚起幸福的微笑。 也許,這也是個難忘的生日禮物吧。

- - - END - - 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